• 最后一支蜡烛,母亲就是伟大

    最后一支蜡烛,母亲就是伟大

    这天晚上,贝克医生正在医院值夜班,突然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男孩被母亲送进急诊室,男孩一直在对母亲咆哮。原来,他在刚刚举办的毕业晚会上,把眼睛弄伤了。起因是母亲给他买

  • 在学校的一天

    在学校的一天

    学校是我们的快乐天堂,更是大家学习知识的场所,每天一大早听见闹铃声,我就迫不及待想立刻到我们学校进教室去,开始多姿多彩的一天。在早上的语文数学课中,我最期待的当然

  • 爱你吻你

    爱你吻你

    爱你吻你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娱乐官网认证!爱

  • 让妻子不唠叨

    让妻子不唠叨

    女人天生爱唠叨,如果不让女人的嘴巴说话,比不让她吃饭还难受,这让丈夫们很是受不了。据说,唠叨已经成为仅次于婚外情的第二大婚姻杀手。虽然只是据说,但也说明丈夫们对于

  • 一毛钱的情谊

    一毛钱的情谊

    十多年前的一天,我在北京站的人群中遇到了一个姓赵的战友。他和我是一个连却不一个班的,他和我一样都属于不爱说话的人,所以我们当兵期间的交流不多——电视剧里的士兵一到

  • 二分之一的爱

    二分之一的爱

    1她一直不太喜欢这个拖着鼻涕的小孩,尽管他们想尽办法告诉她,这是她弟弟。她却不屑地撇撇嘴,我才没有这么丑的弟弟。她喊他鼻涕精。她是上世纪80年代的小孩,父母生她的时候

  • 将女朋友让给哥们,我需要勇气

    将女朋友让给哥们,我需要勇气

    难得他将我当成了最好的朋友我是一个美发师,两年多以前来到宁波。做我们这一行,生活很是单调,特别是到了休息日,更是无聊,总觉得身边没有一点乐趣,除了上班,就没有别的

  • 首页 1 末页 17